瑶岗仙故事和瑶岗仙矿物

 

作者:王炳华
前注:本文以弘扬娱乐精神为主,所涉人物乃吾梦中所见,现实世界中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瑶岗仙钨矿平垌 (图片来源于网络)

 

 

瑶岗仙钨矿巷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的瑶岗仙是一个平凡的中国南方小镇,却是全世界矿物爱好者心中的一方圣地。瑶岗仙超大型钨多金属矿床,因地质构造特殊,裂隙多有发育,为全世界的矿物爱好者奉献了不计其数的、别具特色的矿物标本。

 

 

石英脉中的黑钨晶体 (图片来源于网络)
        瑶岗仙钨矿已有百余年的历史,但其矿物标本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开始声名大噪的,并在2005年前后达到鼎盛时期。其后受国家矿业政策调整、国际金融危机持续发酵、金属矿石价格剧烈下滑等一连串的因素影响,瑶岗仙矿物标本产出一蹶不振,市场价格却扶摇直上。

 

菱铁矿、水晶 (8cm)

 

 

车轮矿、黑钨矿、萤石、水晶 (4x3x4cm)
        我有机会收集瑶岗仙品种,正在是2005年前后的一段时间。我勾搭上了一位集矿主、矿工、矿商、店主和黑老大多种身份于一身的老兄。说是矿主,因为他在当地的确有个鸡窝矿,我要强调的是这个鸡窝矿有密道跟国有大矿相通,这个是重点!在风高月黑之时他会潜到矿洞里去采集矿物标本,事必躬亲,所以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矿工。采到了矿物标本当然要卖,批零兼营,他自己一块也不留,是为矿商。他在长沙有仓库和门头,自己当老板兼伙计,专营瑶岗仙矿物。店铺平时都是铁将军把门的,客人想惠顾一下的话得先预约。至于“黑老大”身份有点夸张了,这老兄不过是纠集了一伙人自行整顿矿业秩序而已~
 

黑钨矿、水晶 (4.5cm)
        我惠顾了这间瑶岗仙专卖店好多次。这矿主+矿工+矿商+黑老大的店主老兄是个胖子,也是个性情中人。每次我们都会扯东道西、天南海北地胡侃一番。其中一小段关于产地的对话如下:
        “瑶岗仙怎么会出这么多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会是你从其他地方低价收过来冒充瑶岗仙的吧?”我揶揄道。
        胖子很不平,显出鄙夷的神色,仿佛嗤笑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美国人不知道华盛顿似的,“切!瑶岗仙矿洞有多深,你知道么?在地下,你走上两天三天也走不完。这么大的矿区,好东西能不多么?还用到别的地方收?”
        “矿区大,矿洞深,好东西就多么?然而,可是……”面对自信满满、不容置疑的胖子,我无力辩驳,竟无语凝噎。
 

云母围岩上的毒砂 (5.5x4x3cm)
        一直以来瑶岗仙钨矿采用放炮掘进的落后生产方式,爆炸所产生的落石、粉尘和冲击波对裂隙中生长的矿物晶体造成极大破坏。市面上所见的瑶岗仙矿物标本,可以说绝大多数都是不完整的,轻则晶体挂彩或内伤,重则缺胳膊少腿掉脑袋。
 

黑钨矿、水晶、萤石 (4x2x4cm)
        当时,数量极少的精品通常都会被占尽天时地利优势的长沙矿商抢先一步高价掳走,然后他们再以同样价格、只是把¥改成$或€符号,卖给老外。水涨船高,瑶岗仙矿物即便是残次货也卖的颇不便宜,萤石因受到老外吹捧更是价格不菲(我不愿滥用“价值不菲”这个词)。我只能“矬子里拔将军”,历经千挑万选,历尽千辛万苦,才能买上几块自己认为性价比尚可接受的。对于我将每一筐都翻遍、每一块都研究半天这种行为,胖子老板也是无可奈何,还得笑脸作陪,顾客就是上帝嘛。
 

黑钨、萤石、水晶、云母 (4cm)
        跟纳米比亚楚梅布、美国比斯比、墨西哥马皮米等著名产区一样,辉煌的瑶岗仙时代也终将会成为历史。而我,有幸见证过瑶岗仙矿物的鼎盛时期,看过、摸过那一筐筐、一排排、一垛垛的各种矿晶,按理说应该满足了,呵呵。
 

纤锌矿、脆硫锑铅矿、水晶 (3cm)
        要说遗憾,唯一值得遗憾的是:有一次胖子老兄一时高兴,约我到他的矿洞里去玩;而我,当时正好抽不出空来;再后来,我们失去联系了。真的遗憾。
 

黑钨矿、水晶 (4cm)
        瑶岗仙矿物晶体中,最引人注目、最具观赏价值的无疑是萤石,大家都很熟悉,这里就不赘述了。我当时主要收集瑶岗仙的金属矿物,加之那两年没有看到多少性价比高的萤石,我没有对这品种表现出太多的兴趣。这是我唯一的一个瑶岗仙萤石标本。
 

云母围岩上的紫心萤石 (晶体2cm)
        瑶岗仙水晶很少有单独产出的,一般都是跟其他矿物共生组合。水晶通常是长柱状,大多有三方的倾向,透明度和光泽都很好,生长纹比较发育。
 

脆硫锑铅矿、水晶包裹硫锑铅矿 (6.5cm)
        方解石多为片状小晶体,光泽强,常摞成花簇形。有少量很漂亮的淡红色锰方解,类似于出货量较大的玛瑙山产品。我以前有好几个漂亮的小花锰方解,现在好像一个都不见了,仅留下照片。
 

片状锰方解石 (7cmDan Weinrich拍摄)
        瑶岗仙的菱锰矿很少见,据说就产出一两次。跟广西梧州的菱锰矿有点像,光泽还不错,但显得有些干涩,自然裂多,品质不是特别好。
 

菱锰矿 (2.5cm+)
        黑钨矿晶体产量较大,是金属矿物的主打品种之一。通常是单端自由生长的片状晶体,也有生长在水晶上的两头完整的柱状晶体。光泽强烈是其最受喜爱的特点。
 

水晶上的双端黑钨晶体 (4cm)

 

黑钨、水晶 (4.5cm)

 

黑钨矿 (4.5cm)
        相比黑钨矿,白钨矿很少,晶体也不大。晶体是不大,但标本性很强,往往具有典型的八面体晶型,且显露很好。颜色远不及雪宝顶白钨那么有观赏性,通常是白色、茶色、褐色、棕色等。
 

黑钨上长白钨 (3cm)
        毒砂是被矿物爱好者津津乐道的大品种之一。常见锯齿状、鸡冠状,也有少量柱状和板状。有各种形态的双晶,如假斜方形态的接触双晶、平面式接触双晶、十字双晶和轮式双晶,更有甚者,居然能形成三轴上的立体式贯穿双晶。好的毒砂银白色,金属光泽。锖色毒砂也很漂亮,且颜色比较稳定。
 

片状毒砂,双晶 (2cm+)

 

鸡冠状毒砂 (2cm+)

 

毒砂、萤石 (5cm)
        瑶岗仙矿脉主要金属成分是钨、锡,但含锡的矿物晶体种类少,产量也极小。锡石晶体呈四方双锥或短锥柱状,多为深棕褐色,半透明至透明。通常都是发育在云母或萤石基岩上,能显露出四分之三就很不错了。我遍寻双端完整的瑶岗仙锡石而不遇。

 

云母围岩上的锡石 (4cm)

 

锡石、黄铜矿、萤石、云母 (5x4x2.5cm)
        瑶岗仙是黝锡矿(黄锡矿)的典型产地之一。这种稀有矿物是一种含铜、铁、锡的硫化物。跟锡石一样,也是四方晶系的,但硬度低得多。呈带橄榄绿色调的钢灰色,有的带点黄绿色的感觉,有强烈的金属光泽。雪宝顶的“熊猫矿”跟瑶岗仙黝锡矿是亲戚,绿色膜覆盖下的是锌黄锡矿。
 

黝锡矿 (2cm+)

 

黝锡、萤石 (4cm)
        黝铜矿是瑶岗仙产出的的另一种硫化物型稀有矿物,主要金属成分是铜、锑,可能有铁、铅、锌、银等类质同像混入物,还可能含砷。晶体呈典型的四面体形状,银白到钢灰色,金属光泽。跟水晶共生的黝铜矿,看上去跟后来秘鲁出产的极为相似。
 

黝铜矿 (2cm+)

 

黝铜矿、水晶 (4.5cm)
        说到稀有的硫化物,瑶岗仙的车轮矿也是赫赫有名。这是一种主要含铜、铅、锑元素的硫化物。斜方晶系,晶体呈柱状和板状,双晶端面象车轮,故名。银白至钢灰色,高温潮湿时极易氧化带上锖色或覆上一层暗黑色氧化膜。硬度低,性脆,矿坑内爆破或开采标本过程中受到震动易破碎。
 

车轮矿 (3cm)
        纤锌矿是闪锌矿的同质多像变体。它是六方晶系的,可观察到类似于云母片或磁黄铁矿那样的六角形。除了片状、板状晶体,还有柱状的。常有带尖头的小短柱子密密麻麻连片生长,看上去、摸起来有一片水晶牙子的感觉。在瑶岗仙,我感觉纤锌矿常见,而闪锌矿则成了罕见矿物。这里的纤锌矿含铁多,黑色,金属光泽,非常耀眼。这本是一种很不错的金属矿物,可惜国内很少有人把它当成一个品种来收集。
 

纤锌矿、方解石 (2cm)
        硫锑铅矿,集合体象羽毛。仔细观察,羽毛实际上是由一根根平行的细长晶体组成的。在一定角度下可见闪亮的光泽,但照片拍出来总是那么黑乎乎的。但也有不像羽毛的,比如在水晶中可见到有柱状晶体或块状、不规则的硫锑铅矿包裹体。
 

硫锑铅矿、黄铜矿 (2.5cm)

 

硫锑铅矿、黄铜矿、水晶 (5cm)
        脆硫锑铅矿,也是硫化物类,比硫锑铅矿多了铁的成分。通常是闪着金属光泽的毛毛,不屈不挠的,性脆易断。除了在外空间自由生长的,也经常被包裹在萤石、水晶中。
 
脆硫锑铅矿、水晶 (4cm)

 

水晶包裹硫锑铅矿和脆硫锑铅矿 (4cm)
        瑶岗仙的菱铁矿不常见,不同批次颜色和光泽差别很大。长在水晶上的菱铁矿晶体虽不大,但观赏性较强。
 

菱铁矿、水晶 (6cm)
        磷灰石少见,有各种颜色的,通常是典型的六方柱状晶型。强光下半透,但很难达到宝石级。我觉得似乎仅具有品种意义。
 

深绿色六方半透磷灰石、铁白云石 (底板7.5cm,晶体2cm)
        瑶岗仙的黄铁矿、黄铜矿并不少见,另外据说还产出少量收藏级钨锰矿、辉钼矿、辉铋矿、磁黄铁矿、电气石、硅铍石、黄玉等。这些我都没有收集到合意的标本,有的根本就没有机会亲见过。

 

黑钨、脆硫锑铅、萤石、水晶 (5cm+)

 

淡黄绿色球状云母上的毒砂 (8cm)
 

黄铜、纤锌、水晶和针状不明矿物 (6cm)
后注:瑶岗仙矿物品种的介绍,是根据本人当时的所见所闻整理而成的,或许跟后来及至现在的情况有些脱节。仅供参考,欢迎指正。

Copy right © 2016 上海矿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沪ICP备16032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