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的矿晶收藏之缘起

 作者:徐宏

 

    朋友们叫我老徐,徐哥,近年来叫我徐总,徐老师的多起来了,偶尔被叫回真名徐宏。

       2006年开始收藏矿晶,算来有11年了。

    不记得那年的什么时候了,女儿才上小学,老徐一直想着把女儿培养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社会主义接班人。所以一有时间就带她去了解一些自然界的知识,让她对自然了解一些,亲近一些。由此经常假着周末,参观花鸟鱼虫,海洋天文的博物馆。

    有日,看到浦东有家新开的地质科普馆,欣欣然就带着女儿去了。

    进馆就被震撼到了,硕大的晶洞,五颜六色的晶体,花朵般,刀斧般,高的矮的方的圆的把老徐着实看楞住了,真真的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东西。作为生长在都市的我,从来也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以前了解的石头就是地上铺着的,墙上贴着的,山上露着的,好像都长得差不多。到了这里,才知道地底下居然还埋藏着这么丰富多彩,千姿百态,五颜六色的石头,顿时觉得眼前出现了又一个世界的维度。

    中学里学过化学,可是从来没见过水晶萤石等东西的实物。看到馆里的东西,才感性的知道二氧化硅和氟化钙晶体是长什么样的,化学符号对应的原来是这样的千姿百态的灵性物件。进一步的,同一种东西,居然变化也很多,就像姓徐的,不是都长着一样的脸。

    那一刻,想象打开了,地底下有好多洞穴,上帝把他喜欢的东西都埋在那里,轻易不示人。要是我能找到一个洞穴,里面长满好看的宝石,不是立马发财了嘛。阿里巴巴啊,请允许我以如此粗鄙的想象,来描述自己见到这些晶体的喜悦。老徐我当时见到这些晶体,除了视觉享受之外,脑子里是真的冒出很多挖宝发财的想法。

    所以临走的时候,给女儿买了块水晶玩,馆里小卖部的阿姨忽悠我又买了一块白色岩石上面长着的“红宝石”,我想着把它们抠下来,哪天说不定没饭吃的时候可以把这块“红宝石”当点钱。实在是功利得很,现在想来,自己收藏矿晶的缘由根本说不上高大上。

    那张门票大概是卖50元,后来知道馆主姓吕。卖给我“红宝石”的阿姨是她的老婆,她卖给我的“红宝石”其实只是一块尖晶石。

    馆主吕焕皋以一己之力,见识常人不以为的宝物,收之藏之展之,眼力眼界之深邃,很是佩服。他的馆也是我后来持续十数年收藏矿晶的入门之地。

    联想起现在四处开花的矿晶展会和矿晶博物馆,不管主办方出于何种目的,能够吸引越来越多的诸如当年的我一样的普罗大众,帮助他们认识到自然的美丽,这一点总是应该称许的。

    现在的我,对矿晶收藏已经超脱,拥有不是唯一的目的,发财更不指望了。更多的是交流,欣赏,玩乐等形而上的范畴了。不过想想当初收藏矿晶的缘起,不禁感到暗自好笑。

白钨海蓝(9*8cm)

四川雪宝顶

 

辰砂白云石(5.5*3.5*3cm)

贵州铜仁万山

 

 

方解石(20*16*16cm)

郴州宜章

 

日光榴石,萤石,斜方砷铁(7*6*4cm)

内蒙赤峰克旗黄岗梁

 

紫晶,方解石(9*6.5*5.5cm)

湖北大冶冯家山

 

萤石,方解(7.5*5.5*5cm)

福建

 

茶色水晶(28*23*10cm)

巴基斯坦

Copy right © 2016 上海矿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沪ICP备16032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