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的矿晶收藏之趣事

 作者:徐宏

 

    收藏矿晶十数年,好笑事情一大堆。

    有一次,老徐得手一块巨大的四川白钨,一块板子上长了几十个白钨。老徐端详一下觉得整体不好看,随即就联系了美国的矿商拿去修理去了。

    过了几个月,老美邮件通知整修好的东西已到国内了。再过了几天,老徐的办公室收到了一个箱子。老徐兴致冲冲地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件惊为天物的瑶岗仙蓝萤石,底板是闪亮的毒砂,这件蓝萤石颜色浓郁,晶体硕大,透亮,晶形锐利。收矿这么多年,这样的东西从来没有见过,这难道是老美给我的意外惊喜吗?

    老徐美滋滋地遐想着。然而遐想没有持续几小时,一个电话就打来了,电话中有个女声着急慌忙地说“东西发错了,东西发错了”。

老徐于是展开了思想斗争,要不要否认收到东西了呢,要不要把它用一堆萤石碎块调包了,然后宣称运输物损了,或者说是被老妈扫地时打碎了。反正无数个据为己有的念头在脑袋里面打圈。

    最终,由于党的教育起作用了,有一个声音对我说,要做个正直的人,要拾金不昧,老徐我不能为了几万块钱掉了份。

    不久,老美派了两个人来取这块矿。看到他俩拿到失而复得的石头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我不禁问了一句:“这东西要卖多少钱?”一个人犹豫了一下低声跟我说道:“已经卖了,大概150万吧。”

    顿时,老徐的心头五味杂陈,收藏矿晶那么多年,不就寻寻觅觅这样一块尤物吗,她是如此的接近我,而又离我而去!

    老徐认识一个最早把中国矿物带出国门的矿晶界老前辈。老前辈老了,出国摆摊有点摆不动了,于是就把矿晶的生意交给了新入门的儿媳妇。

    有次老徐到长沙见到了老前辈,饭桌上问起生意如何。老前辈有点吞吞吐吐欲语还休。边上的朋友用眼睛瞪了瞪我,可老徐我愚钝啊,仍然不领风情地追问:“你家媳妇国外参展生意好吗?”老前辈叹了口气,说道:“媳妇跑了,跟一个矿晶老外跑了。”老徐顿悟,女子卖矿脸蛋太好看不是件好事,搞得买家注意力不集中了。说不定人家表面在看矿,实际在盘算你这个人。

    ……卖矿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话说长沙有个卖矿的丁胖子,老徐有次跟小李子去他店里买矿。丁老板请我吃槟榔,这槟榔老徐是头一次吃,嚼完一颗觉得天旋地转。这时丁胖子慢慢的把矿一块一块地拿了出来,眉飞色舞地讲起了每块矿的不同寻常。老徐正晕着呢,就糊里糊涂的说好好好买买买。直到小李子把我拉出门外,说徐哥你买太多了。老徐这才缓过神来,回屋一数,整整30块矿,而且全都是高价矿。都已经说买了,只能数钱收矿,完了连买了什么矿都不太知道。

    这下丁胖子也高兴了,把我俩领到一个房间里,豪气地说道:“要不要,这一房子矿,总共一万三。”机灵的小李子立马就说要了。

    晚上,我和小李子就在这间房间里打包,接近100托盘的瑶岗仙矿物,整整打包了一个晚上。

    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那个时候,到底是我傻呢还是丁胖子傻?

    说到底,这些趣事,都是矿晶收藏的魅力。但是你要有一颗洒脱的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要执着于拥有,不要执着于赚亏,只有超然于物事之外了,才能体会物事之内的乐趣。

 

徐宏矿晶收藏欣赏:

 

重晶石,4.5 x 3.5 x 2.5 cm

云南东川

 

茶晶海蓝, 9 x 8 x 6.5 cm

越南

 

黄玉, 6.5 x 3.5 x 6 cm 

云南高黎贡山

 

文石, 10 x 9 x 6.5 cm 

云南

 

茶色水晶, 8 x 5 x 5 cm

津巴布韦

 

紫晶球,10 x 9.5 x 7 cm

乌拉圭

 

黄铁,8.5 x 6 x 5 cm

秘鲁

 

粉色方解,水晶, 14 x 11 x 9.5 cm

内蒙赤峰克旗黄岗梁

Copy right © 2016 上海矿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沪ICP备16032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