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颖:矿晶缘

  作者:马颖

 

 

    我叫马颖,是一个矿晶爱好者。 从2012年起开始收藏,到今天5年时间。我从事的工作以及周围的朋友没有与地质或宝石相关的,所以每当问起我怎么喜欢上矿晶的,我会有一种旱地拔葱的感觉,喜欢就喜欢了,没有原因。

 

    如果一定要有个机缘的话,是到美国华盛顿的Smithsonian 自然地质博物馆参观,希望之星,海洋之心等给予人强烈的视觉震撼,但对我而言也像外星一样遥远。在无意中我发现一个标本的下面写着“雪宝顶,中国”几个字,我又仔细看看,没错,是中国!中国居然产矿晶!就是这么偶然的发现,雪宝顶三个字再也挥之不去,所以我的矿晶之旅是从找寻雪宝顶开始的。

 

 

恐龙骨化石球,产地:美国犹他州

 

    第一个矿晶是在美国黄石公园外面的矿晶小店买的,现在想想也算不上矿晶,总计三个矿石球,两个是南美的方解石石英一类的,另一个是美国犹他州的恐龙骨化石球。总共花了几百美元,也被小刀宰了一下,但当时特别兴奋,因为可以买到矿晶,个人能买到博物馆里的东西,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发现! 到今天,周围的朋友依然会好奇的问哪里能买到矿晶,我都依稀会回忆起当年的兴奋。

 

    下面写写我对于矿晶的感受吧。我是做对冲基金出身的,受职业影响,我喜欢用投资的眼光看待世界,矿晶也一样。我将矿晶分为两类,一类是投资型,另一类是消费型。消费型的纯粹是喜欢,有多少钱任多少性。投资型的要谨慎很多,一定是精品。这里的精品是同一品种的国际级标准。按照这个标准,中国上榜的不算太多,雪宝顶的白钨锡石,瑶岗仙的萤石,广西磷氯铅,内蒙黑柱石等,当然还有很多小品种也是世界级的另议。无论中国还是世界,买矿晶都是有风险的,我不赞同买矿晶无风险的观点,对于初学者来讲,所见即精品,时间长了会发现,精品其实不容易遇到,有时能遇到已经是种缘分。流动性也是要考虑的另一个因素,不是说买了就要变现,而是审美太小众了也容易曲高和寡,相对而言宝石类的流动性强一些。 价格方面,我感觉只要价格适中就可以,收益一般好过同期美元国债利率。考虑到人民币贬值的因素,买矿晶就当买美元存着了。

 

    说了这么多感觉很俗,但理性的背后关乎快乐两个字。原本买矿晶是为了快乐,如果买的不好会使矿晶带给我们的快乐打折,所以多多了解自己的内心,听从内心的声音是最重要的。

 

    说到快乐,我最大的感受是矿晶可以带来独享的快乐时光。在夜深人静,拿着带灯的放大镜细细观察大自然的杰作,感觉会非常奇妙。一是有探索的冲动,好像沙漠寻宝,每个不同都会是一个问题;二是可以独享时间,不同于亲情友情,这段静夜是上帝给予一个人的快乐,无需语言,无需交流,只是静静的观察;三是看久了,就会觉得在亿万年形成的矿晶面前,我们的时光不过百年,究竟是谁拥有谁已经没有意义,重要的是神奇的矿晶跨越千山万水和我们有了交集。

 

    就收藏品种而言,我最喜欢的品种是萤石。有的人喜欢方解石,水晶,我觉得这些都正常。审美原本就是多元化的,喜欢什么品种,尺寸大小没准也和基因有关。

 

    萤石颜色鲜艳,晶型多变,组合丰富,可能是我喜欢这个品种的原因。中国又是个萤石大国,近几年内蒙,福建,浙江,安徽不断有新的品种出现,尽管很难超越瑶岗仙这样的级别,但独特的地域特点还是有着很强的吸引力。比如内蒙的透明八面体萤石,包裹辉铋的蓝绿色萤石,安徽的四方体黄萤石,福建的蓝色萤石,浙江玫瑰色的二次结晶萤石等等;以及众多的和毒砂,水晶,方解石的组合等等,非常有特点。我现在买了一些盒子,把大小差不多的萤石放在一起,有时也按产地排放,展示起来容易些。

 

    说了这么多,简单总结吧。 家庭,爱好,和工作是我们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对我而言,工作是阶段性的,而爱好是持久的。 我有幸遇到了矿晶,也希望在我的小小宇宙中,与矿晶相伴永远。

 

 

马颖矿晶收藏欣赏

 

 

紫色萤石,高7cm

产地:瑶岗仙

 

 

 

透明萤石,长11cm

产地:内蒙古黄岗梁

 

 

 

萤石,长10cm

产地:内蒙古黄岗梁

 

萤石,高5cm

产地:广西大桂山

 

 

萤石,高7cm

产地:贵州

 

 

黄色萤石,高7cm

产地:安徽

 

Copy right © 2016 上海矿晶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沪ICP备16032647号